<em id="ff7xn"></em>

        <form id="ff7xn"><form id="ff7xn"><nobr id="ff7xn"></nobr></form></form>

        <em id="ff7xn"></em>

                          新聞通知

                          媒體視角
                          中國新聞網 | 從輸血到造血,“沉睡”體育場館如何走上求生之路
                          時間:2019-01-11  

                          作者 李赫

                          “去過7、8次吧,100塊錢1小時,還可以線上預定”。從小在北京城東邊長大,愛打羽毛球的于思在被問到有沒有去過朝陽體育館時,顯得熟門熟路,“作為學生,我們都是哪里便宜去哪里,雖然不是最低價,但也算便宜了。”

                          朝陽體育館位于北京市朝陽區三、四環之間的黃金地段,可謂是寸土寸金。于思口中的“便宜”,其實算是一項“福利”——受益于國家體育總局2014年開始實行的政策,一批體育系統內的大型體育場館獲得補貼,向社會免費開放室外場地,并降低收費開放室內場地。

                          根據2018年第四季度體育總局公布的最新一批名單,全國總共有1277個大型場館享受這一補貼,朝陽體育館也是北京地區榜上有名的3家之一。

                          沉睡

                          對于這些受補貼場館的選定標準,體育總局群體司公共服務處趙愛國處長表示,包括“體育系統所屬的2萬座以上的體育場、3000座以上的體育館,以及1500座以上的游泳或跳水館之中,符合相關條件的場館。”簡言之,這一政策面向的是有一定規模的大型場館。

                          資料圖:這一政策面向的是有一定規模的大型場館。圖片來源:朝陽體育館供圖

                          “希望通過資金補助,幫助一些場館緩解運營方面的困難,也提升開放服務的水平”,趙愛國在解釋這一政策初衷時這樣說到,“還沒有大型體育場館的地方,在建設大型體育場館前一定要慎重,進行充分論證,不搞攀比;已有大型體育場館的地方要盤活存量,提升使用效率,更好地為群眾服務。”

                          其實,就在“健身去哪”日益成為社會關注焦點,人均健身用地不足的問題被反復提及,公眾日益高漲的健身熱情與健身用地短缺的矛盾不斷發生同時,還有一批“沉睡”的場地等待“喚醒”。

                          為什么會“沉睡”?趙愛國在談到部分場館運營難題時提到:“實際上,群眾最需要的是建在自己身邊的沒有那么多固定看臺的小型健身場館。很多大型體育場館有成千上萬個座位,這些座位除開展大型活動時利用率較高外,沒有大型活動時基本都閑著。很多大型體育場館規劃設計之初未充分考慮平時的開放利用問題,由于建筑規模很大,平時對外開放時發生的能耗等運行成本也很高。”

                          資料圖:大型場館受其規模影響,運營成本較大。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在上海體育學院教授,兼任中國體育場館協會副理事長的曹可強看來,“大齡場館”的運營難不只是因為“大”:“比較老的那些場館,普遍有功能性的缺失,這是開發的硬傷。”

                          “大齡”、“大牌”是他們共有的特征。他們大多規模較大,由于建立較早而功能性單一,還有些交通不便,運營中就會遇到很多問題,在現代化場館的涌現中逐漸沒落。

                          大型體育場館運營難度相對較高。佟郁 攝(資料圖 圖文無關)

                          朝陽體育館曾經就是其中之一,根據朝陽體育館王館長的介紹,這座體育館曾經是北京亞運會場館,始建于上個世紀,奧運會之后,北京地區場館群涌現,給朝陽體育館這樣的“大齡場館”帶來了壓力。

                          王館長回憶說:“奧運會前后,特別是奧運會之后,好多場館還沒有對外開放,我們承接大型活動還是比較多的,但是后來周邊發展迅速,也形成競爭。特別是我們對面是北京市婦產醫院,醫院門口車輛多,我們舉辦大型活動的交通的壓力隨之增加,帶來不便。”

                          求生

                          內憂外患之下,不少場館不得不逐漸陷入“沉睡”。這也倒逼那些曾經的“大牌”轉型求生。

                          資料圖:朝陽體育館曾是北京亞運會場館。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原來我們更多靠大型活動支撐。現在我們對周邊老百姓的開放力度加大,公眾的需求也隨之增長。場館的經歷,正是從大型活動到全民健身的變化。”王館長解釋了朝陽體育館的轉變。而愛打羽毛球的于思,正是朝陽體育館在轉型過程中受惠者的一員。

                          據王館長介紹,朝陽體育館的轉型相對主動,在受制于交通條件而不便開展大型活動以后,他們就將重心逐步的轉變為全民健身和體育賽事的承辦上來。

                          資料圖:轉型后的朝陽體育館場地預定“火熱”。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轉型后的朝陽體育館,經營狀況可以用“火熱”二字形容:“現在基本上是滿負荷的運轉,我們目前一年365天,算上春節假期閉館7天。一年將近35萬人次左右的使用狀況,利用率可以說特別高,現在到晚上的時候,場地是基本上是訂不上的。”

                          這一方面得益于此前對場館頗有掣肘的交通“問題”:朝陽體育館靠近商圈和社區,在承辦大型活動時就要承擔很重的交通壓力,但是轉型面向公眾以后,便利的交通以及周圍環繞的社區都成為他們吸引群眾的“殺手锏”。

                          另一方面,補貼政策也讓朝陽體育場館開放成本高的難題得到緩解。“運營當中能源費和物業管理這方面支出比較大,各個場館都存在這樣一個問題。有補貼政策支持,我們在服務上也好,在環境改善上也好,在經營的思路上也好,都會有更多支撐。”

                          資料圖:場館通道改建的乒乓球館。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朝陽體育館的“重生”離不開政策補貼的支持,但也離不開這個“大齡”場館的“求生欲”。

                          “原來的時候這個館只有羽毛球,我們就得多研究多動腦子多想辦法,還是可以增設一些項目,比如乒乓球場地是在二樓的過道里邊,我們盡可能把所有的空間利用上,比如我們覺得籃球場地收益比羽毛球場高,前年就將一些羽毛球場改設為籃球場。”

                          未來

                          “現在基本上處于飽和狀態,收支平衡。”王館長介紹場館目前的營收狀況,“前年的時候,我們做了一個智能場館系統,這個系統可以在網上訂場地,這一系列措施實行后,給老百姓提供便利同時,未來收益也會增長。”

                          資料圖:朝陽體育館在全民健身日開放。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聽上去讓人頗感驚訝——這樣開發力度,也才剛剛實現收支平衡。其實這也暴露了這一類場館開發路徑的矛盾。如果只以提供公共服務作為場館主要開發思路,或多或少都要以出讓大型場館的盈利能力為代價。

                          當一個場館盈利能力弱時,這本不是一個大問題,但對部分具備一定“造血”工能的場館來說,就是不得不考慮的問題了。也就是說,接受場館補貼固然可以緩解運營的成本壓力,但同時也意味著要受到一系列如開放時間等條框的制約,可供自主市場化開發的空間所剩無幾。

                          況且,并不是所有場館都有著朝陽體育館的這樣的便利條件。曹可強就表示,目前公共場館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不夠,激勵機制難言完善。出此之外,也并不是所有場館都具有朝陽體育館這樣的開發積極性。

                          資料圖:拓展空能,市場開發是場館開發的關鍵。圖為水立方變身“冰立方”效果圖。圖片來源:國家游泳中心

                          “我一直認為,公共服務是場館職能的一部分,是基本職能。但除此之外也要挖掘其經濟價值,市場開發是必須的。”曹可強教授這樣說到,“換言之,場館的開發不能夠完全依靠政府,還是要自主拓展經營渠道。”

                          在他看來,體育總局出臺的補貼政策,固然可以一定程度上激活這些“沉睡”的場館,但這僅僅是“輸血”。未來,更多沉睡中的場館想要維系下去甚至再現活力,更應該學會“造血”。對接市場需求,擴展場館功能,進行經濟價值開發才是取勝之道。(完)

                           

                          媒體鏈接:http://www.chinanews.com/wap/detail/zw/ty/2019/01-09/8723790.shtml

                           

                          [報送單位/經濟管理學院]

                          [責任編輯/董楊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滬ICP備05052054號    滬公網安備 31009102000036號
                          郵編:200438 上海市楊浦區長海路399號   總機:(86-21)65508900

                          電腦版 手機版 Pad版
                          顺风彩票 彩之家 | 9号彩票 | 乐彩彩票 | 9彩彩票 | UC彩票 | 传奇彩票 | 多盈彩票 | 葡京彩票 | 全民彩彩票 | 斗彩彩票 | 积分彩彩票 | 必发彩票 | 大彩彩票 | 中大奖彩票 | 财界彩票 | 强国彩 | 818彩票 | 聚福彩票 | 8828彩票娱乐 | 92彩票 |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 金彩网彩票 | 旺彩彩票 | 9号彩票 | 彩99彩票 | 合一彩票 | 600W彩票 | 魔方彩票 | 皇都彩票 | 105彩票 | 豆玩28彩票 | 华兴彩票 | 彩客网 | 乐彩vip快3 | 鹿鼎彩票 | 盛通彩票 | 彩飘彩票 | 金砖彩票 | 旺彩彩票 | C868彩票 | 好彩店彩票 | 9彩彩票 | 皇城彩票 | 福星彩彩票 | 永盛彩票 | 博易彩票 | 五六彩票 | 梦想彩票 | 合一彩票 | 分分彩 | PK彩票 | 御都彩票 | 500彩票网 | 欢乐彩宝典 | 乐投彩票 | 金牌彩票 | 新宝彩票 | 吉利彩票 | 乐八彩票 | 73彩票 |